您的位置:主頁學術交流

經營管理好自己的養豬場,必須做好一下幾點!

作者:    發布時間:2017/9/15      閱讀次數 1271

 

   參與養豬競爭,使規模化豬場要比照散戶標準,去全面降低成本,這點主導著規模化豬場改進豬場經營方案的方向,那么我們要探討現階段豬場必須重視的內部方案與評估的范圍就大幅度縮小,只要著重掌握如下要素,經營好自己的豬場就絕非難事。

  1.引種來源:選擇豬源根本上可以舍棄個別種豬的外觀審美,而是選取最佳健康管理的育種場,要求準確提供種豬的遺傳數據;更先進者,采用無特定病原的冷凍精液入場改良。評估后代公豬遺傳性能已經超越現用公豬時,立即更新,不論年限。

  2.消毒劑與疫苗選擇:消毒技術與免疫程序配合,目標是控制全場抗體的穩定性,這些方案設計與價值評估一定要配合采血經過實驗室檢測,且將此檢測納入循環或例行管理,不可憑空假設,才能杜絕病毒疾病突發事件。此種管理方案明確后,幾乎是不需要調整的,如有漏網之魚,發生疾病的個體,立即隔離淘汰即可。

  3.管理程序:大型農場在基礎建設完善過程中,也完成固定編制,這意味著大場的固定成本就需要利用產出/投入比高于農戶小場的規模杠桿,設計優良的管理程序,保證長程豬價波動、淘汰浪潮沖擊后的競爭力。具體的管理程序應有多方面體現,例如在母豬管理的人均頭數、每頭母豬每年出欄的肉豬屠體重等等。總之,大型豬場因設備與人力投資大,管理上不能得過且過,使總成本結構大;特別在養殖密度使應激升高的條件下,繼續在降低成本的策略上努力不懈,才能創造競爭門坎,防止被低投入、低產出的群體打壓肉豬市場的價格,壓迫到自身的利潤。

  飼料價值:養殖變動成本的主題是飼料成本。一般所談飼料成本占養殖總成本65~70%已是錯誤的觀念,特別是生產效率高的豬場,會因為沒有死豬、不需藥物處理費用、豬均人力費用、飼料費用都降低,資金周轉快而利息成本低,反而使飼料占養殖總成本提高到85%。所以養豬場要抓準理想中的養殖標準,最后使造肉成本最低,特別在2008年以后,發達省份對環保要求提高后,養豬效率與效益將是豬場存活的決勝關鍵。存活養豬者伴隨著豬價合理提升,超額穩定的獲利機會才算正式開始,此種養豬可以擁有的經營價值,在過去是十年才難得一次的。

  提醒各豬場業主在養豬技術還有一段飼料技術導向的經營路程要走。不論是在飼料添加劑、大宗原料與引種來源不同后的營養需求標準,都需要有新的現場研究平臺——以飼料為主成本來管理豬群,而不以藥物或人力為主成本來管理豬群。

  當然我們也理解養豬場不是科研單位,不能超越生產價值去要求建設高素質的生產因素(土地、勞動力與設備),這是普遍被認定的市場現象;但是有能力的豬場在科學研究方面投入也極少。最終造成的結果是,只要不與養豬工資獎金掛上鉤的經濟數據,通常都很難被規范地收集應用,但這些隨時間演變的數據卻是最容易指導提高豬場生產力的指針點,如果沒有收集到,就不能知道該場隱蔽的養豬技術,是否真的能逐步發展,有所提高。

  飼料價值評估焦點在總體生產效率,絕不能只偏向“管”字,而不具備“理”字當先的經營決心。舉例說,豬場對乳仔豬下痢的解決方案,采用管而不采用理的操作方法,就只去找最好最貴的飼料產品,或者最佳的下痢保健藥品,追求一帖見效,因為豬場領導與員工為降低勞動強度。如果轉為應用優化免疫、水質處理、溫差控制、定時帶豬消毒等,以理順動物體質、環境保護、應激管理為豬場經營的核心技術,必能使養豬場進入良性循環——這時才算擁有真正的低成本養好豬的技術。

  養豬者應收起技術浮躁的心情,走回基本面。如歐盟已經著手發展零抗生素、低沙門氏菌污染的生產方式與法規,甚至立法阻止28日齡以前的離乳模式——已有新的農場試驗報告舉證這是規模化豬場控制乳豬生產成本不再增加的唯一手段,何況新美系的種豬已經確定泌乳期的高峰在第三周末,過早離乳反而破壞豬場的總體生產力,也只會提供健康機能不全的造肉機器,給生長后期帶來疾病易感的因子。

版權所有:鐵嶺東大集團 

20选5开奖奖结果